• <input id="4y4y4"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4y4y4"><code id="4y4y4"></code></nav>
  • 歡迎使用全站搜索,搜索好詞,好句,好文。

    有詩詞相伴的日子初一作文

    詩詞

    有詩詞相伴的日子初一作文

    更新時間:2019-07-02 08:02 手機版

    有詩詞相伴的日子初一作文

      煮酒品茗,邀明月。詩詞來到了我的身邊,陪伴我看盡悠悠千年。

      逍遙游

      “將進酒,杯莫停……”那一襲青衫,手持酒壺的男子,高聲吟誦著《將進酒》,在繁華歌舞,三月春風中沉醉。貴妃的霓裳羽衣曲跳得華麗翩然,好似大唐盛世中盛開的繁花。而這位“仰天大笑出門去,我輩豈是蓬篙人”的李太白,則在這盛世中,把酒高歌,瀟灑一世。

      “古來圣賢皆寂寞,惟有飲者留其名……”放蕩不羈,逍遙一生。

      離別殤

      煙雨朦朧。淡淡白霧生出絲絲清涼,卻又有幾分哀愁。

      雨中,一位衣著優雅的女子執傘而立,靜靜地看著對面的一位男子。那男子白衣似雪,面容有幾分憔悴,眼中卻是一片清澈。

      相對無言。

      許久,那女子輕嘆一聲,最終轉身離去。一起轉過去的,還有當年的美好。

      一步一步,她越走越遠。晶瑩的淚水從她眼角滑落,打在青石路上,“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……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瞞、瞞、瞞!”那抹深深的悲涼,在風雨中消散。

      她沒看到,那仍立在原地的男子,此時眼中的懷念和絕望。“一杯愁緒,幾年離索……”

      沈園的雨,又下大了。雨水打在他似雪的白衣上,像在哭泣,又像在懷念著什么。他長嘆一聲,終是轉身離去。

      所謂曲終人散。山長水闊,夢魂杳杳,再相逢,唯有來生了。

      亡國恨

      戰馬踏入疆域的那一刻,南唐滅亡了。那個風流天真,不思朝政的李后主,也宛如一顆流星,消逝在歷史的長流之中。

      夜已經深了。外面隱隱傳來宮廷樂歌的聲音。君王貴妃的笑聲混雜在樂曲聲中,熱鬧而溫暖。他撫著冰冷的石壁,腦海中又浮現出當年的繁華。大周后猶抱琵琶半遮面,與他共同飲酒對詩的場景歷歷在目。然而只是一夜之間,繁華落盡。再回首時,恍若夢境。

      他不適合當君主,他只想當一個放蕩不羈的公子,在江湖上瀟灑一世,對酒當歌。可命運無常,他注定,躲不開。

      耳邊傳來鐵鎖被打開的聲音,他轉頭望去,獄吏端著盤子慢慢地走了進來。盤子上,是裝著牽機藥的白瓷瓶和一個酒杯。

      他沒有反抗,只作詞一首。“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。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欄玉砌應猶在,只是朱顏改。問君能有幾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”

      說罷,他拿起毒酒,沒有絲毫猶豫,一飲而盡。共同喝下的,還有他的執著。

      他如水般溫柔寡斷,但在刺骨的寒風中,他變成了堅定透徹的寒冰。

      只愿來生,他能掙脫束縛與羈絆,做那個鮮衣怒馬,如烈日般耀眼熱情的少年。

      詩詞如同一場繁華衰敗永不停息的折子戲,詩中的人上臺又下場,演繹著一段段屬于他們的人生。有它陪在我身邊,我從不感到寂寞。

    速赢彩app平台速赢彩app主页速赢彩app网站速赢彩app官网速赢彩app娱乐 许昌 | 海南海口 | 白沙 | 威海 | 永康 | 项城 | 济南 | 南京 | 莱芜 | 伊犁 | 石嘴山 | 三亚 | 仁怀 | 钦州 | 运城 | 简阳 | 商丘 | 临猗 | 克孜勒苏 | 宣城 | 漯河 | 琼海 | 眉山 | 枣庄 | 毕节 | 保山 | 甘孜 | 梧州 | 莆田 | 任丘 | 毕节 | 宜都 | 阜新 | 资阳 | 玉林 | 高雄 | 西双版纳 | 定州 | 澳门澳门 | 吕梁 | 大庆 | 巢湖 | 广安 | 鸡西 | 莒县 | 诸城 | 苍南 | 靖江 | 沧州 | 偃师 | 怒江 | 海南海口 | 阜阳 | 日喀则 | 阿拉尔 | 蚌埠 | 乌海 | 眉山 | 商洛 | 德清 | 曲靖 | 陵水 | 淄博 | 定安 | 永州 | 鄢陵 | 荆州 | 定安 | 定州 | 中山 | 台北 | 宜都 | 乐清 | 宁波 | 岳阳 | 漯河 | 白银 | 海南海口 | 昌吉 | 吉安 | 顺德 | 天水 | 澳门澳门 | 鄢陵 | 咸阳 | 晋江 | 呼伦贝尔 | 大兴安岭 | 白山 | 济南 | 余姚 | 浙江杭州 | 渭南 | 昌吉 | 廊坊 | 晋中 | 大连 |